作者: Cavatina (瘋狂蝸牛) 站內: C_Guitar
標題: [文件]轉貼::游步斌老師的 文章
時間: Sun Nov 17 01:10:25 2002


十月中旬的晚秋,想必台北的夜晚已具涼意。我想好友顯東兄在卡雷巴洛的陪伴下,夜夜正為了指揮與調度他的手指頭們而忙碌吧!此時南台灣的高雄,天氣雖不至於酷熱,但仍擺脫不了夏天的陰影,有時在白天也會令人覺得昏昏欲睡。不過,此地的琴友並不會因此而怠惰?
A每天除了加強操練琴藝以外,眾人期盼許久的這一天也終於來臨了。


前些日子,蔡世鴻老師遠赴日本探路,他就像高雄港的燈塔般,為南台灣的琴友們打開另一條光明之
路。蔡老師的苦心當然是不會白費的,這一天日本友人尾崎社長與宮崎技術員,飛抵高雄小港機場,展開三天二夜的南台灣訪問行程。尾崎社長告訴我,他們從松山至小港機場的這一段路程並不很順利,因為所搭乘的遠東航空不斷刁難他們,要吉他接受托運,不過經過尾崎?
生多次向遠航高層反應後,若他們把吉他弄壞了願意賠償嗎?之後,遠航才勉強答應他們的請求。事實上,裝有Fleta的琴盒比想像中的脆弱,我想若真的接受托運的話,還真的極有可能會把這把百萬名琴給摔壞呢!尾崎先生抱怨連國際線的規定都沒有那麼嚴格,為什麼國?
瑤u要如此嚴厲了。這恐怕是受了美國911事件,恐懼後遺症的影響吧!


第一天晚上,一、二十位琴友陸續來到位於楠梓的老葉家裡。難能可貴的是,我的老師黃政德,也特地遠從台北坐飛機南下,至高雄現場蒞臨指導。已經是當爺爺的黃老師,這種從台灣頭跑到台灣尾的“癡琴”精神,更讓身為晚生的我感動不已。就在琴友一一試彈Fleta的過
程中,我嘗試著與尾崎先生對話。我驚訝的發現,尾崎先生過去竟然是一位小堤琴製作師傅。他說在三十多年前正式踏入販賣與收集吉他這一行,轉眼之間,他已是六十多歲的老人了!不過,正因為尾崎先生作過小提琴,因此對聲音的認知頗有造詣。


屋子的主人老葉,正好提及他有一把Ramirez 1a 的吉他出了一些狀況,尾崎先生不吝嗇的告訴我,可
以把琴拿過來讓他診斷看看。由於隨身帶著一些簡單的工具,他席地一坐,就開始檢查起吉他。之後,一一將琴的問題點告訴我,其中我覺得較有趣的是,尾崎先生拿起一把原子筆輕輕敲打這把吉他,包括面板上琴橋兩側上面、最上方琴頭正面、稍下面一點弦橋上的琴頭、?
?格指版、第12格指版等。他緊接著說,這些聲音應該是一致的,否則表示琴的平衡已經跑掉了。我問尾崎先生他有辦法把這琴調整回來嗎?他說有,並且自負地說,在吉他製琴世界中恐怕只有他會吧!老葉的這把吉他,由於多處受損,因此敲打各處所發出的聲音並不一致?
A不過尾崎先生也表示這把吉他是屬於早期Ramirez作品,若整理完畢後仍然會是一把相當不錯的吉他。


初次聽到這樣的說法,我採半信半疑的態度姑且一聽,並且急忙問一旁的Donald Chen,Byers是否有
講過同樣的說詞,因為Donald Chen是現場唯一全程參與Byers製琴大師班的學員,問他當然是最清楚
不過的了。不過現場他並沒有回答我,事後Donald Chen才告訴我“沒有”。隔天早上,我依尾琦先生
的作法,對自己那一把德國製的KAZUO SATO敲了數下,赫然發現KAZUO SATO所有震動的聲音果真一致,尾崎社長真的沒有唬我。其實,這個道理並不難了解。就像汽車一樣,外國進口高檔車就算開久了也不容易發出聲音,而國產車因組裝較鬆散,開久了經常會發出異樣聲響?
C若組合成吉他的所有零件是確實緊密結合在一起的話,整把吉他將發出相同的頻率,因此敲打哪裡聲音當然都會一致,反之,各區塊若沒有結合好的話,發出來的聲音當然是各唱各的調。


另外,尾崎社長的公司是日本各大吉他商家的供應商,如新大久保、FANA等大商家裡的高價吉他,許多都是由尾崎的公司所供應。以美國頗知名的商家Guitar salon為例,我個人從未到達Guitar salon因
此也不知道該店真正的營運規模到底有多大。但是我卻經常走訪日本各大吉他商家,以新大久保店為
例,在商店的二樓是以販賣吉他為主的樓層,吉他數量高達二百把以上,幾乎想的到的好琴,這裡都有販賣,如Fieta一世、二世、Hauser二世、三世等,而且都是現貨供應。另一方面,以網路觀看Guitar salon商家卻經常看到out of stock等非現場存貨的字眼,可見日本吉
他商家的營運規模應當是不會輸給美國的商家才對!而身為大商家供稱商的尾崎先生,想必他們公司所收藏的名琴應也不少
吧。


事實上,先前蔡世鴻老師去日本拜訪時,曾經彈到過去賽哥維雅彈所使用過的Hauser一世(我忘了到底
是1932、35、或38年),並說狀況好的不得了,蔡老師表示,不管在音量、音色、音質上,都比這把
Fleta好非常多。當我問他們要賣多少錢時,我聽了當場差一點暈倒,答案是2000萬日幣(約台幣600萬
元),實在是出乎我意料的天價,世界上竟然有比Bouchet還要貴的吉他。沒辦法,這是賽哥維雅親自加
持過的名琴,也說明日本人對賽哥維雅喜愛的程度。


尾琦社長告訴我,Bouchet這輩子總共僅生產154把吉他,目前在日本有二十多把,其中福田進一與稻垣
稔的Bouchet都是跟他買的,因為他的價錢比較便宜,這也是有許多日本的吉他演奏家,經常遠從東京
坐車至大板跟他買琴的原因。再問及他們買多少錢時說,福田那一把四百多萬,我聽了直說便宜。因為最近二個月內,一把Bouchet在FANA才剛以800萬日幣(台幣約250萬元)賣出,我還記得那把吉他僅在一個星期時間內就立刻賣掉了,好東西果然是不怕沒有買主。不過,尾琦
社長說,那把吉他在供應商手上總共轉手了四次之多,從九州轉到神戶,又轉到名古屋,最後到達東京,由於中間的每個供應商都賺了一手,所以那把吉他才會變成那麼貴。再問及現在的行情約多少時,尾琦說沒有550萬日幣恐怕難以買到。我聽了之後心理有譜;目前在美國
的網路吉他商店裡,過去女演奏家Ida Presti所使用的Bouchet NO.2正在求售。我們可以從Philip的CD上聽到,Lagoya夫婦他們所使用的吉他聲音是多麼的迷人啊!而這把吉他現在標售五萬六千美元,合日幣六百多萬元。


當然許多的琴友可能都跟我一樣沒有彈過Bouchet的吉他,它究竟是有何媚力呢!為何它的價格會如此
昂貴?大家可能還記得二年前那場由福田進一與費南德滋在國家音樂廳的雙重奏演奏會吧。可能有許多人注意到福田他的吉他聲音特別大與清晰,那就是Bouchet的魅力所在,如果忘掉或沒聽到的人,去聽一聽他們兩位的CD便可明瞭。近三十年前,尾琦社長第一次引進Bouche
t進入日本時,當時的價錢才二十多萬日幣,而且還沒有人要呢!多年之後,價格已進昇為全世界最昂貴的吉他之一,看來買到好琴不只有保值作用,甚至還可能成為投資工具呢!


整晚大家都在彈Fleta這把吉他,反而只有我一人與尾琦圍繞在Bouchet的話題上面。因為尾琦社長知
道我僅對Bouchet與Romanillos一世的吉他有興趣。很可惜的是,尾琦社長說這幾年來雖然別的吉他價
格有些許下跌,但是Romanillos一世的吉他卻拼命往上漲,目前已來到400萬日幣,看來要買下它又要
花更大的精力了。

當每位琴友輪流彈了一段時間後,黃政德老師因為住在台北淡水的關係,因此必須先行離開,我彈奏了一首由陳永鑫所寫的新曲“落在淡水的月光”,為我這位平生所最推崇、最尊敬、亦師亦友的好老師餞行,我想以描述淡水美景的曲子,來為住在淡水的黃老師餞行是最恰?
矰ㄨL的了。老師!弟子知道您在跟我要譜,等到新譜付梓發行後,我想您自然而然就會擁有了,放心吧!


隔天中午,蔡老師帶這兩位遠到的貴賓至屏東享用最新鮮的牛肉大餐,下午我們一起去左營的蓮池潭遊玩。晚上我們則到謝佳樺老師的工作室繼續試琴,今晚我們請到台灣吉他大賽冠軍的吉他新秀林家偉一起來和大家試琴。家偉也認為這是一把相當不錯的好琴,好按、好彈?
B音量也很大。


另外,尾琦社長向我推薦另一把名琴,Santos Hernades,那是一把1938年的吉他。尾琦先生說,那
把琴聲音好不的不得了,福田進一也非常喜歡。福田曾告訴尾琦說只要中彩券,他一定買那一把吉他。我笑著跟尾琦說,原本福田也跟我們一樣在買樂透啊!我問一旁蔡世鴻說,那把吉他的狀況怎樣,蔡老師說上次在日本彈時相當不錯。再問尾琦社長,那價錢呢!答案卻是?
攇ouchet一樣貴。
過去,在台灣我們有許多人、甚至是吉他老師,會對老琴的實際堪用程度產生不少質疑,針對這點我也請教了尾琦社長,一把吉他的“賞味期限”到底可以是多少年呢,他說一百年沒問題,如果是舊時代吉他的話則為六、七十年。我緊接著又問,Torres的吉他尚可以用嗎??
i惜的是,他回答恐怕都不行了。


確實,東西都需要眼見為憑。蔡老師告訴我,他在日本彈的那一把賽哥維雅所使用的Hauser一世吉他,
現今狀況仍然好的不得了,除了價錢不好以外。我認為以尾琦社長所擁有三十多年的名琴買賣經驗,對琴的認知應已具某程度的權威性,只要保養得當的話,我想一把吉他絕對可以使用一段很長的時間。此時,顯然大家對這把Fleta吉他都非常滿意,也應該是到了關鍵的時刻
了。包括日本人在內,每個人都真的很想將琴留在台灣,因此價錢就成為關鍵因素所在。


緊接著,包括謝佳樺老師、蔡老師、家偉及其家人、以及Donald Chen等人,大家一起去吃個宵夜。回
來之後,我與尾琦社長針對這把Fleta殺價近三個小時,最後他還保證這把吉他的品質及其價錢絕對是
世界上最便宜的。由尾崎先生誠懇的態度看來,大家都相信他講的話是實話,可惜的是,受限於一時的財力,所有的努力竟功虧一簣。不過,我們約定明年將再次重新檢討會談一次,而且下次談的吉他,可能就是直接談“史上最強”的Bouchet吉他了。另外,尾琦社長也一再
要求我明年去日本拜訪他,或許到時候大家會組一團彈琴團去日本也說不定吧。


值得一提的是,在場有一位音樂愛好人士,委託尾琦社長去找一把Bouchet,價錢若在500萬日元以下的
話,他願意幫台灣人出一口氣,搞不好明年台灣真的會出現一把世界上最頂級的吉他。尾琦社長也極為爽快答應,他將去尋找Bouchet畢生所製作那五把最優秀的吉他出來,一有消息將立刻通知我們。
在這次尾琦社長的台灣拜訪當中,他知道南台灣的吉他活動力勇冠全國,可能的話,他想要在高雄設立一座手工吉他生產據點,並且派技術者長期進住台灣,進而拓展中國大陸與整個華人市場,當然我們非常樂觀其成。


這次Fleta名琴來到南台灣,我個人有以下幾個結論與眾人分享:
1. 與國外吉他音樂大國比較,現今台灣人所擁有的演奏型吉他種類雖然不多,但在總數量上已不
算少,因為我們可隨處見到二、三十萬元的演奏型吉他。這些吉他在演奏會上,也確實發揮它們應有的聲響功能。但是若我們想要進一步追求更細膩的音樂時,這些6000美元上下的演奏琴,恐怕以無法滿足更高層次的要求。


2. 雖然現今台灣擁有二把Hauser三世及二把Friedrich等高級數的吉他,不過,世界超級名琴
尚未在台灣現世。過去,有些人會認為吉他的價格不應該,也不能到達百萬元,這種觀念可能要隨著時代潮流變化而有所調整了。因為,台灣的吉他音樂正處於歷史的分水嶺上,如新世代吉他好手陸續出現,數位新作曲家、新製琴家也陸續出現、甚至是新的吉他觀眾族群、?
s的吉他老師、新的合奏團、新的企業家、新的唱片公司、新的吉他組織,也都陸續加入吉他音樂的行列。一開始,或許新思維將會對台灣現有吉他音樂在看法、想法、思想與做法上產生不小衝擊,但是當調整完畢後,我相信台灣的吉他音樂,將會如浴火鳳凰般進入另一高層
次的境界,請大家一同拭目以待。(全文完)



--
※發信站: 漢神小站 <bbs.ee.nsysu.edu.tw>